截至23日

  • 陕西省早前即出台了十条“稳增长”的意见,包括加快开工一批重大项目,确保西成客专、西合复线、蒙西—华中运煤通道等项目下半年实质性开工建设。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徐逢贤同样表示,东部地区正处在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经济增长速度下降是必然的。他同时强调,今年东部地区经济增速下降还受到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

    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盛毅日前也表示,稳增长措施基本止住了经济的下滑态势,全年经济形势可能出现v形反转。

    从目前发改委按照“十二五”进程审批的重点项目来看,以铁路、公路、机场、农田水利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节能减排等领域成为主要投资方向。

    “由于消费难以在短期内被拉动起来,而外需仍相对疲软,为保增长,只能靠增加投资来拉动经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余淼杰日前撰文肯定了投资刺激对当前中国经济的重要作用。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gdp增速10%几乎成为我国东西部的分界线。在已公布数据的省市中,中西部地区gdp增长率普遍高于10%,而东部地区大部分在10%以下,只有天津(14.1%)和福建(11.4%)超过了此线。其中,广东增速为7.4%,大大低于其年初制定的8.5%目标。

    从21个省市发布的经济数据来看,在增速方面,贵州省以14.5%位列第一,天津、重庆分别以14.1%和14%的增速紧随其后,而北京、上海同样以7.2%的增速垫底。

    南方日报记者发现,在公布数据的21个地区中,共11个省市增速高于其全年经济目标,江苏、陕西省增速与其全年目标持平。

    事实上,从中央的态度来看,楼市不可能再次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力。就在楼市现回暖之际,国土资源部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即联合下发紧急通知称,各地要严格执行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不得擅自调整放松要求。已放松的,要立即纠正。而这一表态,也被业内解读为调控政策不但不会放松还或将从紧的信号。

    除价格呈现复苏外,成交量也再次攀升。6月,全国主要的54个城市,月内成交量达到了22.9万套,上半年累计成交达到107万套,比去年同期涨12%。

    自二季度全国经济增速“破8”之后,国家统计局亦承认,房地产调控在短期内确实是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重要原因。

    而从各省党政会议所显示的政策方向来看,加快投资、抓紧上大项目也是下半年稳增长的主要措施。

    截至23日,全国共21个省市对外公布其国民生产总值(gdp)及增速。数据显示,各省经济增速大多完成年初目标,并以“10%”为界,继续呈现“西高东低”特点,其中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增速均低于全国水平。对此,专家分析指出,除了各省自身发展需求不同,今年以来的政策调控也是关键因素。

    在“稳增长”的背景下,扩大投资成为短期经济增长的最佳做法。6月以来,我国货币政策继续预调微调。特别是在最近一个月内连续两次降息,以及持续多周的逆回购操作,大大释放了市场流动性,均被外界认为是为配合投资扩张的需要。

    广东省提出,要把稳定和扩大投资、扭转投资下滑势头作为稳增长的关键环节和重要举措,坚持以稳增长为调结构服务,努力确保完成全年投资各项目标任务。

    中金公司也分析指出,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仍然疲弱的情况下,三季度gdp能否回升,加大投资是关键。

    主要省份增速走低再度出现放松楼市调控以拉动经济上涨的声音,但多数专家认为,从长期来看,靠房地产救经济是“饮鸩止渴”,下半年投资将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军,届时经济将呈v形反转,经济增速也将重回“8时代”。

    继国家统计局公布今年上半年全国经济数据之后,各省也于近日加紧发布各自上半年的经济答卷。

    在经济总量方面,经济大省广东以26200.92亿元继续领跑,不过经济增速仅为7.4%;江苏省紧随其后,总量为25382.8亿元,同比增长9.9%。

    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的6月份70个大中城市房价数据显示,时隔8个月后,70个大中城市里,新建商品住宅价格上涨的城市有25个,达到了2011年9月来的新高。而房价环比下调的城市数量也创造了2011年10月来的新低,仅21个城市环比下调。

    “东部地区要实现经济的转型升级就必须要以降低速度为代价”,中国城市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易鹏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除转型升级的需求外,东部地区主要是外向型经济,受外需影响也较大。

    “下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或维持在21%左右”,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2012年下半年中国宏观经济金融展望》报告具体指出。交行预计,三、四季度gdp同比分别将为8%和8.3%,全年gdp实际增速仍将可能保持在8%左右,呈现前探底后略高的走势。

    楼市调控是否应放松以应对经济下滑,关于这一问题,业界展开讨论,大多数专家认为,房地产调控政策绝不能放松,要谨防房地产借机要挟中国经济。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肯定了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与房地产投资下降之间的关系,但他认为,“房地产不能作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而7月15日,四川省表示将坚决有力地促进工业回升、稳定投资增长;湖南省、江苏省也分别在18、19日明确提出要大力推进重大项目建设、基础设施建设;贵州省则提出,要着力在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中培育新增长点,下半年该省计划全社会固投达4000亿以上,增长60%。

    易鹏还指出,为平衡东西部经济发展,国家出台了许多战略政策以扶持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从目前来看,这些政策依然在发挥效应,相比起来,东部地区的战略政策红利则开始缩减。此外,中西部地区资源丰富也成为带动经济发展的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