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部门评判风险的一个方面是

  • 3月底4月初,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出手调控楼市。3月25日,上海“史上最严”楼市新政出台,市场量价齐跌苗头显现。深圳出现一些降价抛房个案。

    刚结束的清明小长假,南京、苏州等二线楼市大热,又创记录。在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严厉调控、出现降温迹象后,“冷风”会不会刮到二线,成业界关注焦点。

    张辉表示,若降温效应向二线城市传导,随着推盘潮到来,价格控制、土地出让计划显效,楼市有望成功“软着陆”。反之,二线楼市继续“疯跑”,只会凸出在全国队列前面,差别化调控或许就时日不远了。

    南京房地产开发建设促进会秘书长张辉则认为,不利消息是,一线楼市相继调控,给楼市降温,而南京楼市始终“高烧”不退;有利因素是,4月南京楼市将迎来今年最大推盘潮,预计1.5万套新房源入市,这将会大大缓解库存下滑和“房荒”压力。

    南京大学经济学院马骏博士认为,一切调控的目的其实是为防范风险的发生。监管部门评判风险的一个方面是,行业的过分火热对整个经济的发展是否有负面影响。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若行业过分火热,会吸引资本过度集中,影响实体经济平稳发展的预期。所以,适当限制价格是必要的。

    类似情况出现在苏州。据苏州搜狐焦点网统计,苏州楼市商品房成交套数增加521套,涨幅达139.68%;成交面积增加4.7万余平方米,涨幅达112.91%。

    据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产局主管的“南京网上房地产”统计,4月2日至4日,南京共认购商品住宅1352套,创6年来新高。至5日,南京可售房源为3.1万余套,仅够消化2到3个月。